许愿神龙 HD

评分:
0.0 很差

分类:动漫 大陆 2021

主演:成龙  /  牛骏峰  /  薇薇安  /  苏柏丽  

导演:克里斯·艾伯翰斯  

如果《许愿神龙》的男主角起初是个低欲望,偏抑郁气质的中国青年,而反派是位直播带货强人

https://www.douban.com/people/1180239/reviews 之前近三个月的评述链接

《一千零一夜》中的阿拉丁,不是波斯人,也不是阿拉伯人,而是“极东之国”唐朝的中国人,这一点渊源,似乎让这故事的中国化改编,更加名正言顺,更为“认祖归宗”。而这版《许愿神龙》,虽然把神灯改成了茶壶,“蓝巨人”变成了粉红龙,但骨子里的内容还是相似的。《一千零一夜》的故事经由法国学者安托万加朗的翻译,流传到欧洲,在这过程中,他也添油加醋了好多内容(法国也拍过两部《阿拉丁与神灯》,不过那是偏重于恶搞类型)。当然这也很常见,如今中国动画里最常见的《西游记》《封神榜》的故事,也是经由前人无数的舌尖,与笔端的删减,增补,改编,“修复”,才变成我们现在看到的,或者说是我们自认为所看到的样子……

中国虽然一向被认为没有真正意义上的宗教信仰,但求神拜佛,许下心愿是人类共通的心理诉求,《阿拉丁》的故事把这一诉求实物与简单化了。那就是摸一下神灯或茶壶,说出三个愿望,就能实现。但古老的故事,往往偏于简单,留有漏洞,在迪士尼动画和真人版中,愿望有三条规则,一不能用于杀人,二不能用于复活,三不能让人相爱……但这所谓的规则,与其说是为了规则整体更合理,还不如说只是为了接下来的叙事方便。当然它好象没有规定不能许这样的愿:再来三个愿望……毕竟那会让许愿变得没完没了,欲壑难填。这样的故事,不管古老与现代,一般都会简单的化为善恶两类角色,但相对于古代世界物质的缺乏,如今这个看上去都快能“各取所需”的时代,欲望真的能被满足吗?还是依然跟黑洞一般?能否控制欲望,是只跟自身道德水平相关联?要知道阿拉丁原本是被设计成一个小偷,而那个类似国师一样的反角,据说也是同样的出身,那这是要表达“英雄不问出处”的理念吗?

在讲阿拉丁故事中国化之前,我还是想先说下这故事后来的一些“变种”。首先是日式阴暗,比如《死亡笔记》,我个人认为就是阿拉丁的死神版本,不是三个愿望,而是让人猝死,人数不限,但规则和条理更分明,这个故事其实已经有很严谨的推理成分在,虽然正邪双方的身份与动机,甚至手段都是已知的。不过《死亡笔记》尽管极为吸引人,但应该不适合中国的国情,不管是儿童还是成人。

另一个变化发展的版本,就是《神奇女侠1984》,虽然有些评论对于此片是负面的,但我觉得以故事而言,即使不拿主创的集体性别说事,不以所谓超级英雌的标准而言,《神奇女侠1984》都是有独到之处的,因为就好比是给每个人都发了一盏神灯或一把茶壶,这就把一个简单的个人故事,变成了一个社会大寓言,同时也让刻板的善恶设定,有了历史及社会学层面的提升。我个人甚至想把这片看成是1976年吕美特导演的《电视台风云》的“对立面”,后者中的男主播号召大家打开窗,释放内心的“欲望”,而《神》则是反过来的,当所有人释放内心,放飞自我的同时,被放出来的,可能还包括魔鬼……

上面两种故事的变化,是否对于中国本土化改编,一点参考价值都没有?我觉得也未必,毕竟嫉妒,仇恨,死亡,谋杀,社会,女权,媒体……并不只是欧美及日本的特产,这边不管怎么样,也同样会涉及,甚至感同身受,只是作为故事中的元素,可能“被接受”的程度不太一样,而已。当然,我也不是想建议,把阿拉丁的故事改成从公主的视角来讲,她发现了一盏神灯或一把茶壶,然后遇上了阿拉丁……当然这种男女视角变化,或者配角变主角的处理,也由来已久,更像是徐克导演之前喜欢与擅长的路数。

现在言归正传,讲《许愿神龙》,故事背景是当代的上海,男主角是个兼职送外卖的学生,跟女主角是青梅竹马,许过愿当一生的朋友,当然当时还没有神龙,只能拉勾。这样的设置,使得两人成年后,虽然贫富悬殊,地位有别,但男主角依然对她情有独钟,赋予一个合理而不世俗的理由与动机。在人设上,跟原故事另一处不同在于,女主角的家世在政治“宗教”地位上并非高不可攀,只是在于经济地位,而在国内,就算是首富,他的地位也不能说是稳如泰山,这一点上,《许愿神龙》至少是有足够的现实意义。至于神龙的部分,跟原版故事中的“蓝巨人”还是差不多的,多动多言与“多变”,而且他似乎不需要男主角来“解放”,只要完成既定许愿任务,或者明白“自我牺牲”的道理后,就能重返天庭,不再“蜗居”……而与迪士尼的动画与真人版最大的区别在于,男主角第一个愿望是获得武功,于是成龙式的打斗是贯穿的,而没有迪士尼版本中那些让人印象深刻的“配角”,猴子,老虎,魔毯,鹦鹉来插科打诨,以及推进剧情……

故事快结局时,茶壶暂时落到反派的俩手下的手中,他俩的愿望很非主流,一个要很多只小狗,另一个要大长腿。我想《许愿神龙》的主创应该也意识到,对于现如今的大多数人群来讲,吃饱变富娶妻生子,虽然还是“主流”的愿望,但想来内心“最”深处,也会觉得有点俗气。而另一方面,我自然也能理解,如果这个故事的男主角,所提出来的愿望,很“非主流”,比如想在推理上打败福尔摩斯,尝遍世界各国美食,制定比米其林还要权威的标准与排名,成为下一个和成龙一样,甚至更不一样的世界动作巨星……要是这样的话,很可能这个故事就完全“偏离”了传统的方向。

那我觉得,愿望就跟通常的意念想法是一样,是可以无穷无尽的,阿拉丁的故事想要中国化,或者本土化,关键还在于阿拉丁这个人物本身的设置上。而在这方面,我的设想是,他未尝不可以是一个低欲望的,甚至有点抑郁气质的年轻人。这种“气质”其实现在也很普遍,从小到大都比较听话,家里虽然不是大富大贵,也算是小康之家,家长虽然不能算特别严厉,但要求也很多,男主角之前的生活目标乃至愿望,都是被别人设定好的,他现在虽然也想活出自己的风格来,但问题是,惯性使然,他已经不知道该怎么办,也不知道要什么……就是所谓的“空心人”。

于是当他意外得到了“茶壶”后,不用集齐龙珠,就召唤出神龙来,跟他说可以许三个愿望,接下来不单是许什么愿望的问题,而是这个低欲望症“患者”,根本不知道自己想要什么……不管是爱情,友情,亲情,事业,金钱,权力,对于男主角来说,都不是很有吸引力。

神龙在许愿历史上,从未遇到过这样的主儿。为了完成任务,他就像个推销员一样,要把至少三个愿望“推销”给男主角,但他后来发现,许愿还在其次,其实要改变的是男主角本人。

而反派可能是号称世界上最好的心理医生,或者是史上最强的直播带货“推销员”,前者是针对男主角的心病,而后者是针对神龙的,因为就好比买方与卖方市场,以前是“遂愿市场“,大家都有愿望,神龙不用“求人”许愿,而如今成了“许愿市场”,是个相对的“低愿望”时代,神龙不得不学习如何像“挑逗”大家的购买欲望一样,激发起男主角的许愿欲来。

这样的话,神龙与男主角之间的互动,即使没有猴子魔毯等那些个小配角,也会变得独特与有趣,也跟当下的时代更“互动”。而特别是反派这边,虽然要是设计成一个总是想通过某种技术或手段来控制世界的007电影中的那类反角,也会挺无趣,但反过来,像《许愿神龙》里这样的反派,不免也有点太上海“小男人”,施展不开,格局不大,捉襟见肘。而如果是对应男主角的低欲望,反派变成邪恶心理医生,表面上非常能开导别人,其实自己内心更为扭曲与阴暗,又或者是设计成直播带货的,账面上的数字看上去极为风光,而实际上公司的账务作假,早已千疮百孔,急需像神龙这样的守护神帮助触底反弹,“东山再起”……

详情

无需安装任何插件,即可快速播放

加载中...

Copyright © 2019-2020 www.55ys.net All Rights Reserved