优雅的家粤语 25集全/已完结

评分:
0.0 很差

分类:韩剧 韩国 2019

主演:林秀香  /  李章宇  /  裴宗玉  /  郑元中  /  文喜京  /  李奎翰  /  孔贤珠  /  全国焕  /  吴..  

导演:韩哲洙  

版权所有 禁止转载 禁止引用

优雅的家 深渊

第三篇 豆饭

分集剧评 日期标记

爱情对于以财富与权力为上的人们而言,大都只是点缀品,想要两全其美者,往往都不长命。因此,想要因政略联姻而获得爱情的可能性很小。而今,出身律政世家的周检面对则是另一个问题:

如果不谈爱情,只谈可能性,能够说服对方听话结婚,继而得到MC交付的权力和财富吗?

女方其实是以实际行动回答了他的疑问:戏谑一番,掉头走人。于是,又一场闹剧上演。就这样,从前的小周,现在的周检,面对的其实不是不想跟她结婚,阻碍他夺得MC集团大权的财阀女,而是又一个麻烦:

面对心怀怨恨的对手,想要一举拿下,不惜违反规则,铤而走险,这办法无疑是授人以柄。

这把柄要是落在当事人手里,那是不留余地,若是落在他人手中,就如同不定时亟待引发的问题,待揭开时,有可能会引发更大的问题和麻烦。数十年来,那么多法界人士踌躇满志,要揪出财阀,皆被挑落于马下,就源于此。这道理,他的父亲周总长没有告诉过他,只是让他自己去体会。不过,这份开明和宽厚,有可能要这个家庭付出比从前自MC集团那里得到的,要多得多的代价。不用问,我们这个为追查母亲过世真相而掌权的故事,再一次从这里启程,继续讲述财阀女的传奇人生经历。

在讲述硕熙进局子的故事之前,先来看一个小问题:人生的关键是什么?

对调皮任性的财阀女来说,人生在于选择。

这里需要特别说明的是,周检名叫周太亨,他的家长,也就是当年那位受韩济菊之命掩盖事件的担当者,后来一路上行,官至总长,周总长名叫周亨日。

就在检方办公室走廊上,打定主意要扛住的硕熙滋油淡定地附耳,对周检说出:

-那就去啊~

-我到哪里都漂亮~

是这样的话当时,手拿令状,打算吓唬是硕熙的周太亨,已经明白自己无法压服这个财阀女的意志。看到他苦涩又挫败的表情了吗?拥有征服欲的检方人员通常都走不了太远,周太亨会如此幸运,顺风顺水,不是因为他的资历好,也不是因为能力强,而是因为他有父亲,而他的父亲有 MC 的支持。

◆ 选择

若将周检为维护自尊心,就接受无法被证明的检举,带大队来拉人的行为看作是不智之举,那么硕熙笑对周检,拒绝道歉的态度就是死扛到底的硬气。

虽然执拗,有时会被看做是顽固、死脑筋,不懂变通,可是关乎名誉和真相,绝不可妥协。如硕熙这样因被诬赖陷入险境后还在坚持,才有可能摆脱困境。应观众要求,此处特别分析周检其人其事。

○ 周太亨第一次出现在剧中,还是孩童,还不是周检,他的父亲才是。在韩济菊劝说当时,家长正是因为想到儿子有可能表现出的开心笑容和骄傲,才会心软。所以,早在十五年前,周太亨就是一名好面子的孩子。

好面子到什么程度?

在还未服务于 MC 的周亨日的印象中,儿子一看住宅换成了如此豪华的大屋,一定会开心到在屋子里欢叫着转圈儿。

○ 周太亨第二次出现在剧中,已是成年后入职,成为周检,他的父亲则被称为周总长。当下,他在与硕熙相亲,可是看情形,这位现职检方明星人物只是一名自尊强烈到想当财阀家女婿的自大狂。从以下对话来看:

-首尔大毕业,靠着自己的成绩,考取检察(官)。

-财阀们相亲争着要的人选~

看来,以这样的资历相见,他很自豪。可是在知情的硕熙看来,这都是以掩盖她的亡母相关事件为代价得到的一切。实际上,这是硕熙作为被害人家属最无法忍受的事实:

最爱的母亲离世被族人作了交易,参与交易的帮凶之子居然还得意洋洋对被害人的子女炫耀得到好处和便利之后成就的所有优势,这是不是一个笑话?

因此,这样狂妄的周检遭到被害人家属迎头痛击。其实,此时硕熙的举动只是一个范例:

如何才能在不动手的情况下,重创自大狂,让其暴怒?

聪明的财阀女自有办法。骂人诛心,要让自大狂暴怒,简单得很,只要拿出他没有的东西夸耀,再贬低他所拥有的优势无甚特别即可。只可惜这番打击虽然有效,却仍有不足之处:

要狠踩自大狂,需做好万全准备,否则一不留神被反噬可就麻烦了。

所以,硕熙之所以会遭到报复,甚至还被坑进了教导所,不是因为她贬损自大狂不得法,也不是自大狂能力强大,而是她有一帮扯后腿的家人,家人身后还有 TOP 撑腰。这可就麻烦了。眼下这种状况就是传说中的“腹背受敌”。是没错,硕熙其实是在腹背受敌的情况下,被周检派人带走。

○ 周太亨第三次出现在剧中,则在讯问室。是没错,就在当时,硕熙一看到周太亨就愣住了,明知故问道:

-怎么是你?

-你怎么在这里?

看,这是一个聪明的女孩子,但在人格成长的关键时期内,长期处在封闭的环境里,没有对付各色人等的经验,在处于下风的时候,只能借由提问来探听情况。可是这样的她,早已对周某深恶痛绝,日后硕熙若有机缘执掌 MC 集团,周家父子势必要成为她处理的首要目标。

这又是为什么?

在周总长的记忆里,他其实无法直视含冤呼喊的保姆大妈的眼睛。


◆ 陈情

-律师您,律师!(我)冤啊,这跟事先说好的不一样!

-律师您~律师!律师~

往事,与往事相关的恩怨,如拼图一般,缓缓出现在财阀男女的记忆里。以拥有继承权的大小姐硕熙回国为契机,旧事拼板正在一点一点地拼凑成形。

比对硕熙与许允道两人的回忆来看,十五年负责处理相关事件的韩济菊是一名背信者。

○ 少女硕熙在事故现场所见,仅是吓到说不出话的大妈握卡发抖,而母亲已倒地不起。

○ 少年许允道在家中目睹韩济菊递上合同,其实是以现金收买他称呼为“三寸”的近亲作虚假证供。此后,又在庭上作为旁听者,亲眼见到母亲被重判后心痛-喊-冤。

注意:剧情所示,少年许允道称呼亲人的细节很蹊跷,舅父通常会被称为“外三寸”,虽然有可能会被亲热地称为“三寸”,但叔父才应该被称为“三寸”。许允道称呼的这位当面收下现款的三寸究竟是舅父还是叔父,还需之后许家父子相关剧情证明。

○ 在背弃与大妈的协议,又背对与少女硕熙的承诺之后,韩济菊又干了不少错事,其中之一就是与当时负责相关案件的周检达成协议,要他掩盖事件,迅速结案,甚至承诺照顾他的家人,给予周家独生子以最优条件就学。

因为韩济菊背信弃义之举,毁掉了硕熙对人对事的信任。情况正如她自己所说:

-在习惯了 TOP 的监-控之后,我不敢相信任何人,几乎每周就要换一次保姆。

不过现在,由于有心人的安排,最有可能站在硕熙一边的人终于出现,就目前情况看来,许允道他正在排除各类困难和麻烦,一点一点地向这个心灵受伤的任性女孩靠近。

可是,这位有心人到底是谁?别着忙,到了时候剧情会有介绍。目前的状况是,正在逐渐了解彼此的财阀女和许辩,又一次经历了 MC 风暴的洗礼。

假设,又一名无辜的人被TOP坑入拘留所里,她要如何证明自己无辜?

有趣的是,问题到了许允道这里,就演变成为,要如何向被害人硕熙证明自己无辜?因为就硕熙来看,在去纳骨堂当时,途中只有一小会儿没有拿皮包,当时就只有许允道一个人在车里。

…………

所以,许允道要证明自己无辜,就必须先证明硕熙无辜,要证明硕熙无辜,就必须证明有人暗中布局。看来,逻辑没问题。可是,要如何证明硕熙无罪?

这个时候,就要一直都游逛在剧中的两位媒体人出面~来,跟各位观众介绍一下,这二位就是日后与大小姐硕熙常来常往的媒体人:

○ 俏皮搞怪,还喜欢美女后辈的男士是资深媒体工作者金富基。

看金记者是不是很面熟?没有错,他就是经常在三大台各剧当中插科打诨,把观众逗乐的朴哲民演员。

○ 八卦热血,还特爱打听事儿的女孩子是有原则有底线的媒体人吴光美。

要不怎么说所属社实力强大,找来的都是熟练工。扮演吴记者的也是一位熟面孔,她就是经常出现在各类周末剧和日日剧里的金允书演员。

就因为老金安排小吴去跟拍 MC 家族的独生女硕熙,这才被小吴拿摄录机拍下了在服装店试装时,服务人员悄然塞入麻药包的场面。

…………

可是,问题的关键在于,许允道究竟是怎么说服倔强又好强的小吴,让她乐于提供相关视频的?

从现场状况来看,许允道的态度倒还很有诚意,还是友好协商,在了解到小吴需要独家消息的时候,马上有了想法,见对方提出独家采访的要求时,立即答应下来。所以,在此之后,硕熙要是真能出得来,估计头一个要处理的就是小吴的采访问题。

调查过程曲折又麻烦,此处长话短说,将相关情况列示如下,仅供观众参考:

○ 在与硕熙沟通时,女方已经提供当日相关状况,认定自己中计是有人刻意为之,只因去购买为扫墓所穿的黑色套装的人是二嫂白秀珍。

○ 许允道从跟拍者吴光美这里取得视频后,经确认发现在服装店内,往包里放麻药的是店员。

○ 在苦守多时之后,终于得到店员供词,并当面指认教唆她放置麻药的人就是白秀珍。

来,猜谜时间到了,现在,猜猜是谁让白秀珍办的事?

当着许辩的面,白秀珍笑着嗔怪:

-知道干嘛还问?

又给一句:

-我对大小姐,可没有坏心喔~

这是什么意思?

这说明白秀珍虽然在TOP小组的指使下坑害小姑子硕熙,但却没有想要置对方于死地。只因服装店处处有摄像头,即便小吴没有提供视频,许辩想要查,还是查得出来。事事谨慎,凡事留有余地,就是白秀珍在 MC 家族待人处事的一贯风格。

事情都查清楚了,要怎么善后?解铃还须系铃人。当然是去找周检,要看看究竟怎么回事。所以,当许允道向周太亨出示证词录音时,周检的下巴差点没掉下来。当然,辩方律师还有要求:

-不是不予起诉,而是无嫌疑喔~

这什么意思?

这其实是手握把柄的律师在向检方人员提要求,既然过程和流程都不合规,导致程序不合法,这就是检方的问题,现在经查核,当事人无辜,这是白白被多关数日,当然要安排不留后患的处理办法。

嗯,花开两朵,各表一枝。既然说到当事人白吃了苦头,还得看看硕熙这些天来在局子里到底是怎么过的。


◆ 豆饭

看过硕熙在所里的遭遇,不少观众都大呼过瘾,只因她兑现了承诺,一定要好好待下去。她是这么说的,也是这么做的。这不,一进来,她就笑着跟大家打招呼:

-我?就不用打招呼啦。

-进来之前,我已经先了解过啦,我(年龄)最大。

这是什么意思?

在韩国,是以年龄或是资历论资排辈。只有同年龄的人,才可互称朋友。否则,按照年龄大小,要使用敬语,称呼年长者为前辈。对年龄比自己小的人们,可随意称呼为“这个朋友”,但对方却不可称呼年长者为朋友,只能使用尊称。若是随意使用半语,有可能会被痛骂没礼貌。

硕熙对五号房的各位说了自己知道年龄最大,其实是悄悄给自己打气。又喊又叫,则是在装疯卖傻。不过,听听号子里的难友们谈谈自己为什么进来的经历,可真是一言难尽。有被人坑的,有被多年好友坑了以后气急揍人,在庭上急忙申辩,还逗乐判士的,还有……还在哺乳期内,因为交不起罚金,只能丢下孩子,给关进来的可怜单亲妈妈。

不用问,最让人同情的就是这位单亲妈妈。不少有育儿经验的观众都看出来了,她特别想念女儿,白天想,晚上也想,睡觉的时候,做梦都能哭醒过来。因为所里没有相关保护措施,涨奶严重的她经常会疼得直不起腰来。她的不幸遭遇引起一片嘘唏,大家都在问,为什么就不能给改善一下呢?

可是,看情形,改善难友生活的不是法务部,而是硕熙。若非硕熙嫌饭菜没油水不好吃,坐地大喊,五号房的难友们就吃不到鸡腿和披萨,可怜的那位也就不可能痛到在放风时蹲地不起,还被人欺负。其实,本来不管她的事,硕熙是因为看不过眼,才跑去狠揍了那个欺负人的家伙。难友们都看到了,所以,五号房的人们都以感激和同情的目光看着硕熙。麻烦的是,因为愤而打架,硕熙的脸也破相了。

顶着这张红肿的脸,硕熙去见了服务于祖父的尹律师,笑着说没关系,让对方大呼辛酸。就是因为这次见面,才引发了之后一系列故事。由硕熙决意见面,本剧当中与MC集团息息相关的一位经营者将要露出真容。在这之后,尹律师因为看不过眼,又气到说了来探视的许辩,所以,就是因为这样,硕熙被打肿的脸,连许辩看来都嘘唏。没想到的是,硕熙又安排了其他事务让他帮忙处理。

财与才有关,能够将金钱化为便利,造福身边人,让众人受益之余感激在心,还没有心理负担,也是一种难得的能力。这才能并非每人都有,得看际遇和资质才行。

哪怕都是财阀家的人,都是 MC 的人,比起父亲,硕熙显然更有胆识,也更有担当和智慧,但只因经验不足,实力欠缺,这才狼狈地给 TOP 和族人压着打。说到底,硕熙的问题不在财富或是水准,也不是器量不足,只因为她身边没人。遇到麻烦时,那么大个家,甚至没有一个人站在她这边。现如今,硕熙的身边已经出现了无条件守护她的人,情况又将如何发展?往后看。确切说来,豆饭之旅也是韩济菊有意无意留给两人的又一次考核。其实,说是考核,更类似于选择。

在这场选择中,硕熙选择力证清白,绝不肯为自己没有犯过的错道歉,而在另一面,她选择信任许允道,将自证清白的重责交给他来办;而许允道则选择站在弱者一边,为无法自证清白的人证明无罪,哪怕有可能失业,也不肯退缩。

考核结果:通。

其实,这番考核还带来了另一番效应,负效应:

许允道以实际行动,证明他确实比检方出身的周某技高一筹。

从他为证明硕熙无罪采取的方式方法来看,两人的差距不是一点点。一人粗中有细,办事得体,在处理过程中保护了与其相关的一众证人,使得参与者都能全身而退;一人好勇斗狠,无所不用其极,一旦自尊受挫,就使用非常手段坑人,如此种种,非常人所为,也就失去了与硕熙缔结因缘的可能性。说到底,硕熙其实并不是一个守旧的人,情况就像询问周检所说的那样:

-你总要给我点东西,让我看看,为什么要跟你结婚。

结果是周检展示了他可怕的自尊心、破坏力和不智。实际上,自尊过度,就是虚荣。虚荣的周检就是这样,为情绪而动,忽略了最为重要的细节,一脚踏进了 MC 深坑,错过了他在意,甚至开始欣赏的财阀女硕熙,哪怕不论伦常,不论天理,周检都不可能赢得硕熙的心。哪怕要去吃豆饭,女方对他,仍是睥睨而过,临了还塞给他几句厉害的话:

-记得一定要大举展开,再查抄哟~

-局子里那褪了色的玉色服饰真的好适合我呢,为嘛?(我)漂亮哟~

-你跟 MC 比起来,真的什么都不是~

其实,就在那个时候,周检与MC众人的关系,出现了另一种可能:他对于这家的长女,也许有可能达成交易,但更多时候则担任见证人的角色。因为只要当事人硕熙不愿意,无论因缘或是协作,甚至是豆饭,从头到尾,都没他的份。

豆饭,是韩方俚语,实意为局子里的饭。要说一个人吃豆饭,就是进去了。这有古早味的俏皮话如今用在硕熙身上,真正好。只因她在吃过大碗豆饭之后,终于扬眉吐气,出得们来就要去HOTEL吃大餐。当释然的许允道终于等到硕熙出来,对方头一句就是:

-走,去HOTEL~

…………

这什么意思?豆饭还没吃够,要改吃西餐?无论如何,这番折腾看似辛苦,其实只是点亮了硕熙个人技能的又一项纪录:

以一人之力,换众人追捧。

虽然在里面,人们都说她是“五号房的疯丫头”,可是这样的她毕竟想方设法确保了室友的权益,让大家都吃上了烤鸡腿和披萨饼,甚至还帮想念孩子的家长找到了养育孩子的办法,由财阀女硕熙来当后援,为相关部门减轻负担,为家长排忧解难。或者,每到一处就赢得人心,就是 MC 主人的特质。当下,出所的硕熙如同出笼的野马,深深地呼吸了一口外头自在的空气。围绕这名命运多舛的财阀女,还会发生怎样的奇突故事?预知下情如何,请继续关注下篇。


扫码关注林下之风

详情

加载中...

Copyright © 2019-2020 www.55ys.net All Rights Reserved