假面骑士01[普通话] 37

评分:
0.0 很差

分类:日剧 日本 2019

主演:高桥文哉  冈田龙太郎  鹤岛乃爱  井桁弘恵   中川大辅  砂川脩弥  儿岛一哉  

导演:杉原辉昭  

为自己造个梦,我爱的是追逐着那个人的自己

他最近一直做梦,每一天,每一天梦里都是不同的场景,但是却有一个相同的人,她对他说:“我是月,请记住我,我是月。”刚开始,她是非常激动的说出这番话的,到后来,她只能微笑着留着泪恳求他记得她,请记得我,我是月。 我奔跑在这个八十年代的千叶县街头,希望可以与那个桀骜不驯又很卑鄙的不良少年不期而遇,上天只给了我十分钟时间。十分钟600秒,一切都足够了,让我遇见他吧,只要一秒也好。 为了这次相遇,我特地打扮了许久,新买的红色小皮鞋踏在地砖铺得平整的地面上,磨得我的脚趾头很疼,但我不能停,我要奔跑我要寻找,我要见到那个人啊! 这里是他常常会出现的街头,他会穿着开久的银灰色制服、梳着灰金色的大背头,领着一群不良少年迈着吊儿郎当的步子,像一头狂傲的狮子,是巡视他的领地。 而我在寻找着那样的他,这里于我而言是熟悉的也是陌生的,我曾透过屏幕无数次探究这片街道,我以为我是认识路的。等我真真实实的到了这里,我却发现,我找不到路,我只能茫然的寻找着。 我奔跑着,快速的移动搅起了空气里的风,它掀起我的裙摆让我差点摔倒,只剩下一分钟了,快要没时间了,我想要见得他啊。 我左顾右盼一不小心拐进了一个小巷,在拐入的那一瞬间,我撞到了一个人的胳膊,我的左肩就这么擦着他的右臂堪堪而过,我紧忙回头,入眼是那张我欺骗了许久的脸。是他,他也转过头来,眼里有不耐烦有小生气也有不在乎,因为惯性我停不下来,我只能一边向前奔去,一边朝着转身离开的他喊到:“我是月,请记住我,我是月。” 我已经尽可能在控制我的表情了,可是我真的太激动了,我控制不了,时间已经来不及了,我不知道他能不能听懂,但是我还是要祈求他,记得我吧,记得我吧。然后我就迈入那个小巷,到了2018年的东京。 天已经黑了,我走在东京的小巷了,春风还有些许凉意,吹干了我身上的薄汗,让我有些些的抖,我想我此刻一定很狼狈,刘海一定乱糟糟的糊在脑门上,鼻翼因为出汗的缘故多半是泛着油光的,我精心妆扮的妆容在这晦暗的光线里失去了大部分颜色。我从来都不是好看的,但不好看的我,也有追寻他的资格。 我在找他,脚上那双漆皮红鞋子也还是好看的,我祈祷它依然能带领我找到对的方向,再一次遇见他。于是下一秒,我见到了他。 此刻应该是他刚刚表白成功的时刻,他穿着那件灰色的西装外套和藏蓝色条纹衬衫,一脸期待的出现在了我面前。他是雀跃的、是幸福的、是满足的也是翘首以待的。只是他的眼里没有我,他的雀跃、幸福、满足、翘首以待都与我无关。他开心得像个孩子,蹦蹦跳跳的往家里走去,我目之所及都是他,是那个开心的朝我走来的他,也是那个兴奋的与我擦肩而过的他,我看着他离开的背影,虚虚的抱了一下,幸福得都快要流出泪来,原来满足是这样的感受啊,全身的血液都供往了心脏,大脑空得发慌,所有的脑细胞都停留到了幸福的那一刻,再也没有能量去想别的不幸了。 虽然他可能听不到,但是我还是要对他喊到:“我是月,请记住我,我是月。” 万幸,他听到了,然而我的时间也到了,在他狐疑转身的那一刹那,我已经消失不见,但我还是看到了他的转身,这是我的小幸运。 我一回头,又来到了2015年的东京公园,远远的就看见了文婆的手推车。章鱼烧的味道香得过了头,诱人得勾魂夺魄,可是文婆却很没有精神的躺在椅子上。 如果我来到的是这一天,我只有十分钟时间,所以,我该怎么做?我不愿意看着他难受,但这也是他必须要面对的结果,唯有这样他才能明白人类的感情与追求,他才能认同我们对生命的价值,他才能成长为一个真正的假面骑士。 所以,我什么都不能做,我只能在他发现残酷结果之前找到他告诉他:“我是月,请记住我,我是月。” 他手里还拎着画画的工具,眼魂世界的王子制服已经破了,裂开了好几道口子。其实我是想看一眼他穿文婆送他那套衣服的样子的,可是应该没有机会了。他奔跑的样子好雀跃啊,蓬松的卷发在空气里跳舞,他在期待着,他在付出他的感情,我很高兴他越来越有人样了,我也很难过,因为他会在接下来会很难过,会受到很大的打击。 所以,我在他最最最雀跃的那一刻,朝着他的笑脸微笑着说出了那句我最希望能听到的话:“我是月,请记住我,我是月。” 如果他听不到,那也没关系,因为我真的我的红鞋子会带我遇到下一个他。 这一次我只看到了他的失魂落魄,他没有听到,因为在我说出那就话的同时,他也看到了手推车旁的慌乱,给他章鱼烧吃的文婆啊,她的生命走到尽头了。所以人生就是这样啊,短短数十载,我们能追寻的就只有只有感情啊,唯有这样才能去铭记,唯有这样才能被记得。一如文婆与他,她记了他65年,他也会记得她漫长余生的。但他们的感情与记忆里不包括我,虽然我希望他可以记得,我是月。 在他转身可以看见我的那一瞬间,我又从这个时空离开了,睁眼我来到了1960年。还是那个公园,还是那个文婆,不过现在是年轻时的她,画画的少女可真美好啊,她开始这个世界的宝物,你会找到珍藏吗? 我躲在离她不远的树后面,我知道他会出现的,他会再来看看这个世界的宝物的。 “这个世界还是这么美。”我远远的看着突然出现的他,距离太远了,其实我是听不清他在说什么的,但是我知道他说的一定是这句,因为我曾透过那冰冷的屏幕看了这个片段无数遍,我当然知道他会说什么。 “我是月,请记住我,我是月。”我在小声的祈祷,他会听到吗?他会记得我吗? 美貌的少女在画画,而英俊的少年过去搭讪了。 “那个就是称之为画的东西吧。” “是啊。”她在等你啊,文婆在等你啊。 “这个世界的宝物吗?真美。” 美貌的少女回头了,可是他怎么不见了?他都不等等她?等她见他一眼啊,他与她是一见钟情一眼万年一生不忘的人啊,他怎么能不给她这个机会。他留给她的只有那个无意中遗落的耳环。 风陵渡口初相遇,一见杨过误终身。 郭襄后悔自己生得太晚,我生君已老,可是他于文婆而言不一样,他不会老,时间对他而言无意义,她老了她会记得,而这些他都没有。 我有十分钟时间,用它来看了一场跨越十年的在次相遇已经够了,现在的他是眼魂世界的小王子,不算一个真正的人类,不懂我们的感情,所以我不怪他。 我还有下一个十分钟,我还能再对他说一次那句话,即使这样,我也很满足了。 是春天了啊,我到了那个1950年的世界,我知道他会出现,虽然不会停留太长时间,但是他是会出现的,神明啊,求求你,让我看见他吧,我已经守在那个画画的文婆旁边很久了,神明啊,让我看见他吧,只要一眼,我会安静的待在一边不打扰的。 我知道他快出现了,文婆现在画的就是他出现那天捡到的那幅画。 “文子,你知道吗?你所画的美景是这个世界的宝物,而画画是记录这些宝物最好的方法。” “那我记录下来的宝物会像宝藏一样被人发掘吗?” “会的,那个人是一个很好看的年轻人啊!他会因为你真正的感受到这个世界的美啊。” “可是你为什么要哭?” 我为什么要哭?为什么?因为我在等待那个人出现啊,这是我最后的机会了啊。 春风一点都不寒,处在我身上暖轰轰的,我的红皮鞋啊沾了泥,不好看了,如果他会注意到我,他会嫌弃吗? 当秋风吹走文婆的画的时候我知道你来了,小女孩追着画跑开了,我跟在她后面,非常非常非常的紧张了,这是我最后的机会了,你会记得我吗? 人类世界的天空是蓝色的,他好惊讶是不是?更惊讶的还在后面,当他捡起那幅画,他会在这个世界看见所有的颜色。 日本的樱花是不是很美? “好美。” “谢谢你。”文婆的声音是不是很可爱,跟十年后,六十五年后都不一样,所以那时候的他才没能认出来啊。 “这是什么?”他问到。 “是画呢,这上面画的是这个世界的宝物。” “好美,真的好美。” 然后他会消失是不是? “我是月,请记住我,我是月。”我真的没有时间了,我要在他离开之前大声告诉他啊,请记得我吧,请记得我吧,神明啊,请让他记得我吧。无论我怎么祈祷,可是他还是消失不见了,他会记得我吗?下一秒,该离开的人是我。 他想,他永远也不会忘记那个祈求着让他记得她的女孩子,她出现在了他过往的作品里,只求一个记得,为什么要忘记?

详情

加载中...

Copyright © 2019-2020 www.55ys.net All Rights Reserved